從名字開始 – Tinsey Huang [CH]

Submitted Wednesday, May 7, 2014

「『Tinsey』?什麼?怎麼唸、怎麼拚?」

這是一個在字典索引裡翻不到的名字。

幾乎每個台灣人在面對外國人的時候都會使用英文名字。Cindy, Sunny, Patty, Peter, Lawrence, Sam…等,各式各樣的名字。這些名字大多是我們的國小、國中老師幫我們取的。我也不意外地,用了五年的Cindy。直到我上高中的第一堂英文課,老師希望我們用英文介紹自己,並且以後在課堂上都叫我們的英文名字。
現在想想,真該感謝當時第一堂課沒有輪到我,因為在第一堂課結束時,班上已經有兩位Cindy了!

「我想要一個只屬於我自己的名字!」不知道那天是哪裡來的衝動,回家翻了翻字典,就是沒有和我中文名字相近的英文名。

「那就自己創造一個吧!」

我很喜歡自己中文名字裡「婷」這個字和它的發音,於是當時的我只有一個要求:發音裡要有「Tin」。字典來來回回地翻,最後我在姓氏的地方找到了一個字「Ginsey」,於是就直接把第一個字母改成「T」。

從那一刻起,我就叫「Tinsey」。 世界上只有一個Tinsey (我希望) ,而「Tinsey」這個名字在台灣被廣泛使用了六年。大家都念得很好,大家都覺得能有『只屬於自己的名字』很棒(雖然要解釋來源有點麻煩,不過我喜歡大家聽完之後的反應!)。

開始學俄文的時候,我得到了另一個名字『Света』,但是只有學俄文的朋友們這麼叫我。

然而2014年二月,我來到了一個一樣也使用拉丁字母的國家 ─ 波蘭。

「Cześć, mam na imię Tinsey」。基於太多名字的緣故,我的老師決定不要給我波蘭文名字。

「Co? Jak masz na imię jeszcze raz?」
„Tan”sy、 Tin”se”、„Ti”sey……各式各樣的念法,他們都念得出來。

這是我第一次知道,原來我的名字有這麼難念啊?!

Tinsey在這裡不吃米飯,不會想念台灣食物;而是跟著當地人天天啃麵包、煮馬鈴薯;吃飯用的不是筷子而是刀叉;聚會的時候喝的不是柳橙汁,而是啤酒或伏特加;在台灣沒學會罵髒話,用這裡的語言倒是講得挺順;唯一沒學會的大概只剩下波蘭人永遠有力氣去party的精神。

在兩個月後,我的室友有一天突然這麼說:「Hej, jesteś zeuropeizowaną Tajwanką!」 (妳這個歐化的台灣女孩!)

我才開始認真思考,留在我身上的台灣血液和漸漸流進我身上的歐洲血液,把現在的我變成什麼樣子了呢?


黃依婷(Tinsey)是一位來自台灣新竹的學生。
18歲以前,她都聽著美國音樂,覺得自己的未來在美國。
20歲時的她,才真正可以跟外國朋友流利地以英文交談;
但她的重心不再是美國了,因為她學了俄文和波蘭文。
21歲,她拿到了人生第一本護照、第一個簽證;這是她第一次出國。
她總是告訴自己『自己的出身背景是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妳想把自己變成什麼樣的人。』
『想到的事情就趕快去做,晚開始總比永遠沒開始好。』
她還在尋找自己,但她在往前走。
Tinsey Huang was born in Hsinchu, Taiwan. She’s a Slavic Languages and Literatures student at National Chengchi University, Taiwan, currently on exchange in Krakow, Poland.
Before 18, she’s listened to American music all the time and thought that her future lay in the U.S.
When she turned 20, she could finally speak with foreign friends in fluent English. However, she’s not focusing on the U.S. anymore, because she started learning Russian and Polish.
At 21, she received her first passport and visa in her life; this is the first time she’s been abroad.
Tinsey always, always tells herself, “It doesn’t matter what kind of background you come from, what matters is the kind of person you want become.”
“If you have an idea in your mind, do it! Better late than never.”
She’s still not sure who she will become, but she’s moving forward.
I met the multitalented Tinsey in 2011 when she joined our department as a freshman. Tinsey is all grown up now, and there’s certainly a lot more exploring to be done.
The Salad Bowl thanks you for your contribution, Tinsey. – John.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