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麼是南島語族?– 鍾鍾靈 [CN]

Submitted: Wednesday, June 4, 2014.

編輯留言:參與「沙拉碗」令我最開心的一點是我們時常有機會分享一些比較少被關注的話題,而鍾鍾靈與「沙拉碗」分享的第二篇文章正如此。在這篇文章中,我帶著微笑學習了鍾靈的背景,更學到南島語族的來源。而且,就像我們的中英文編輯湯玉如在看鍾靈的第一篇文章時做的,我選擇將鍾靈的習慣用語留在文章中,因為這樣讀起來比較「真實」。– 馮加恩
Editor’s note: One thing I really enjoy about The Salad Bowl is that we have the chance to share topics that are rarely spoken of – Chung Chung-ling’s second article is a perfect example of this. I thoroughly enjoyed learning about his past, as well as the routes of the Austronesian language. Like our English- and Chinese-language editor Judy Tang did when editing Chung-ling’s first post, I chose to leave his distinct cultural and language markers in place—just because it makes for a much “realer” read. – J. Feng

「南島語族」這個名詞,相信有很多人都是第一次聽到。在台灣就算聽過這個名詞的,也只是把它當成一個考試題目來死記起來,對這個名詞應該也不會有太多的想像與概念。

我的第一篇文章裡有提到有關於我是半個台灣原住民的身分。在這裡,我要從這個概念向更大的範圍來延伸,告訴各位一個族群的大冒險與史詩(你沒看錯,真的是「史詩」,但是沒有文字記載的史詩。沒有人會為它大歌大誦,因為這是一段被遺忘的故事)。在切入主題之前,我想先介紹一下台灣的原住民(因為台灣的原住民跟南島語族有很大的關連)和重新認識自己的一段小故事。

台灣原住民?從前的我對這個稱呼沒有太多的想像;那時候的我還在馬來西亞。當我之後發現自己是原住民的時候,我就開始對台灣原住民有很多想像。我相信多數的人都會如此。

首先,從「原住民」這個字眼出發,我們多少都對原住民有一些印象:住在深山、偏僻的地區;與當代社會有落差;異國情調的臉孔,是少數民族等。這些都是對於「原住民」的想像與認知,而過去的我也是這麼認為。然而,我當時身在馬來西亞,資訊不像現在那樣發達,更無法搜尋有關台灣原住民的資訊。直到我來到台灣後我才展開了我自己所謂的「探索自我」,這個重新認識自己的計畫。

我為何要浪費大家的時間先不進入主題,而大非周章的論述自己在認識有關原住民的心路過程呢?這是因為我在之前看了一篇是關於一個美國人類學家的文章。他因研究南美洲原住民部落,長期駐留在當地部落下,而跟一位當地的原住民日久深情,然後因此結為聯姻(我記得有一部愛情/溫馨/驚悚片是講跟這類似的故事,蠻好看的,但我忘了片名是甚麼?)。

回到那個人類學家的故事。說真的,真是一件蠻有趣的事。一個「文明人」跟一個「原始部落人」結為聯姻,這大該只有科幻片回到過去之類的情節才會發生吧?更有趣的是,之後他們一起移民到美國去了。國家地理頻道還因此為他們做了一個紀錄片描述他們在一起的生活樣貌——故事的細節大家可以去Google一下。總之,之後他們生了一個小孩,但悲劇的是,因為對「文明」美國都會生活的不習慣,幾番討論下,母親因此而回到南美洲部落去了。之後小孩長大成人,但他最終了解到媽媽當初離開的苦衷,而決定到南美洲部落中去找他媽媽(我特別想說這個事件,是因為在世界上,我們每個人都知道,原住民永遠都是弱勢的族群。一個國家的建立是踏在原住民血淚的屍骸上——我這話絕對沒有誇張,因為事實是如此。原住民沒有自己說歷史的視角,故事歷史都由建立這個國家或那個國家的多數族群搶走了話語權。 好了,再講下去會太激進)。

雖然現在國際和各國之間對於原住民都有完善的權益,但我其實想說的是我們被時代給淹沒了,導致原住民對於自我認同有如此大的偏差。我之所以要先在進入主題之前論述這些,是因為我也想為原住民發個聲,讓大家了解原住民的辛酸。

回到主題上,台灣的原住民根據學者研究,屬於南島語族,而台灣也正是南島語族的發源地(也有認為是從中國遷徙或從東南亞進入台灣等這類說法,但目前學者們一致的認為是台灣)。還記得我在文章提到有關於史詩的部分嗎?因為南島語族擴散的地區,從台灣向外擴散,擴散的範圍最遠可以從中國東南海(包括菲律賓、婆羅洲、印尼、馬達加斯加、新幾內亞、紐西蘭、夏威夷、密克羅尼西亞、美拉尼西亞、玻里尼西亞等,各地島嶼的語言,外加馬來半島上的馬來語、中南半島上越南與高棉的占語和泰國的莫肯語(Moken)及莫肯倫語(Moklen)北起臺灣,南抵紐西蘭;西至馬達加斯加,東至智利復活節島。

南島語系是南島民族所使用的語言,是現今世界唯一主要分佈在島嶼上的一個語系。它包括約一千三百種語言,而其分佈主要位於南太平洋群島(包括馬來群島、菲律賓、越南南部、臺灣、馬達加斯加;東達南美洲西方的復活節島,西到東非洲外海的馬達加斯加島,南抵紐西蘭)。居住在新北市烏來鄉的泰雅族聚落,目前是全世界南島語系居住地中,人口分布上地理位置最北端的聚落;東西延伸的距離,超過地球圓周的一半,總人口數大約兩億五千萬之多 。

大概了解了南島語族的分佈後,你可能會問,那他們是如何從一個島嶼到另一個島嶼呢?尤其是太平洋地區更是遼闊到一個不行,他們是怎麼知道,「啊我就一直划呀划」,就會到另個一個島嶼呢?其實有很多太平洋諸島的後代們也很納悶,「祖先怎麼那麼厲害呢?」有很多學者們都試圖解答這個問題。

有一些紀錄片,國家地理頻道和探索頻道都有拍過學者們仿製當初先民們用來遷徙的帆船 。沒錯,他們肯定是划船的,這是沒有疑問的。該納悶的是他們的航海技術和航海知識是從何而來,如何流傳的呢?

知識是累積的,這也沒有問題,但我的解答是我們現代人忘了祖先所留下來的技術了。其實這個面向也發生在我們身上,諸如以前的古人肯定都知道東南西北,因為沒有路牌這樣的東東,所以你必須要自己知道那個方向。還有天文的知識肯定比我們強一百倍——住在都會的人抬頭一看天空看不到半顆星星,因為光害阿!我記得有一次在台東部落的時候抬頭一看,真的是滿先星啊!還有多如牛毛的東東我們現代人都忘記了,因為時代演進新科技的關係,所以有些比較落後的知識就被時代的洪流給沖刷啦。

那你一定會問,金子塔我不相信是古人造得出來等的問題,但我覺得這樣的想法真的是太低估古人了。古人自有辦法,只是我們想像不到的,因為失去了相關的記憶了。

所以很難想像吧?用個帆船就可以這樣跑來跑去,那真的是我們想像不到的。當人們在歌頌鄭和下西洋的事蹟或哥倫布到美洲的事蹟時,其實南島語族的事蹟已經發生很久了。這是一段被遺忘的歷史,也是因為它的分布地區太廣(不知道世界地理的查一下你就會被他們的航海技術給嚇死)。

至於學者們又是如何發現或定義南島語族的,從名稱來看當然是從語言囉。由於我住在馬來西亞已許久,我精通當地的官方語言(馬來語)。有關南島語族或台灣原住民的書籍也指出馬來語與台灣原住民(特別是南台灣的族群)的語言有某些類似性。例如馬來語「Satu」、「Dua」、「Tiga」、「Empat」、「Lima」(一、二、三、四、五)就跟南台灣族群是一樣發音的。還有「Mata」、「Hidung」、「Telinga」(眼睛、鼻子、嘴巴)也跟南台灣族群是一樣發音的。

有一個小故事,就是有某一位南台灣的原住民嫁到菲律賓北部的一個小部落後才赫然發現他們的語言能彼此溝通,當然還有一部分是從服飾、文化、生活型態方面來探討囉。但有注意到的人可能會發現台灣原住民的長相和東南亞地區的當地人有些神似,這是我一直以來覺得很有趣的地方,以致於我的長相常被朋友們戲稱是一看就知道從哪裡來。

有些人也許會問,那他們能夠彼此溝通嗎?這也是我一直思考的問題。語言會隨著時代的演進而跟著演化,就像中國的方言一樣。從地理分布來說,福建和廣東比鄰而居,要溝通應該不難吧?但他們的語言是無法彼此溝通的。有趣的是台灣:我問媽媽,台灣原住民的語言能夠彼此溝通嗎?我媽回答當然不行,但有些族群間的語言是有類似的。

一段偉大的航海史詩的消失,獨留的也只剩下語言的相屬性,但有個關於南島語族的事蹟一定要在這裡特別說明,那就是復活節島上「摩艾石像」的巨石文明。

在五千年前,南島語族的祖先從福建東南沿海出發進駐台灣,再由台灣向外擴散,靠著超高的航海技術,用獨木舟一代又一代地跨洋出海,花了四千年左右的時間後,成功地航行到了幾乎每一個可以住人的太平洋島嶼。可以想像一萬多年前,居住在大陸的人類開始了歷時長久的大遷移。他們歷經了冰河世紀的氣候巨變以及海平面的大幅變動等等,經過無數次的殊死探索和對極限的挑戰,終於在西元前四千年左右完成了人類歷史上獨一無二的一次壯舉,進駐太平洋——這個世界上最大洋面的中心。

(補充:人類在太平洋遷徙時,會攜帶一些共生動物,例如豬、狗、雞等。芋頭是玻里尼西亞人的祖先遷徙時帶上船一起

航行的重要植物之一。

當我學到了我關於南島語族的理論時我非常的興奮,因為馬來西亞也正好是屬於南島語族擴散的地區之一。當我了解到這一切之後,我突然發現原來馬來西亞甚至可以說是東南亞——特別是馬來群島的地區——跟台灣關係最親密的。我從來不知道。我只知道馬來西亞跟台灣是不同的國度,完全不一樣的國家。在馬來西亞,特別是婆羅洲,東馬那裏,有許多的原住民。說真的,服裝和長相跟台灣的原住民很類似,但是當今社會很可惜的是東南亞跟台灣的距離不算太遠,雙方卻對於彼此的了解比不上過去那樣的親密與熟悉;原本算是親戚的區域觀念被分離了。而且更可悲的是由於原住民原本就是少數民族,不像主要族群那樣佣有高度的意識和教育,南島語族被分奔離析了。驅散各地的南島語族也已經遺忘了當初祖先們島與島之間的聯繫和所佣有的親密血緣關係。

其實有關南島語族的相關研究書目、文章、紀錄片都相當多。有興趣的可以上網搜尋。我還記得當初我在念僑生先修部的時候常常會花一些時間去看一些有關台灣原住民的書目。然而,自庫克船長發現太平洋上的「南島國度」,還有多少人投入,找尋南島語族的行列?在時間長河中,這些散居在島嶼上的人們對於幾千多年前的祖先已不復記憶。也許我已忘了南島之歌如何傳唱,但如今我回到了台灣,很巧妙地航向了這個發源地,找回了過往祖先們的故事。

這是一個甚麼樣的啟示呢?我不知道,但我一直以自己的身分為傲——身為台灣原住民的一分子;屬於南島語族的一部分。我知道我要做的是讓更多人熟悉這個故事;這個曾經在許久年前,有一群人勇闖海洋的故事。


鍾鍾靈出生於臺北,台灣。他六歲隨著父母遷居到馬來西亞,就在馬國長大,直到2009年回到台灣,我在學中文的過程當中遇上他。鍾靈現在是東吳大學歷史系的學生,而這世界上大概只有一樣東西可以打敗他對歷史的熱情,那就是他對古代中國文學的喜愛。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