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城市

「昨日未現,今日已現;今日所見,明日不見。大城市的生生死死速度雖快,人們遺忘的速度更快。」——只不過是城市的生活。

Something Artificial 荒腔走板

毋庸置疑,這是一個城市。

葉卡捷琳堡是一個城市,以人口來說是俄羅斯第四大城市,也是一個工業城市。
臺北是一個城市,是台灣的首都,也是我的故鄉。

我不知道城市應該代表的意義是什麼,是一個充滿生活機能的地方,有超市、準時的地鐵、遵守交通規       則的公車系統、排水順暢的地下水道系統、乾淨的自來水、還是所有一切的物質生活上的便利?
換個角度想,如果從非物質上的;人文的方面來想,是右轉的駕駛者會禮讓行人過馬路、在大眾交通工       具上禮讓老人及孕婦、書店隨處可見、人們自由自在地走在路上不用擔心小偷的戴著耳機聽音樂、隨處       可見友善笑容的溫暖城市?

當然,我去過的地方太少,不能這樣評斷。只是在這樣自我提問與回答的過程中,
慢慢發現其實心裡有  一個城市  在模糊形態中成型。說白了也不過是,我對這兩的城市的融合概念而已。

這兩天一直在想,我不過是從一個城市換到另一個城市生活,說近不近說遠不遠,從那裡搬到這裡,生       活照樣過得好好的、慢慢的。如果說人生是一連串的了解自己、認識自己的過程,我總覺得自己認識得       很慢很慢(這樣是不是代表我會活很久?)不過也許上天不是要讓每個人都透徹的了解自己。

我在葉卡捷琳堡這個城市上的俄文文學課開篇第一章是Н.А.Теффи的банальная  история,在台灣的進階俄語文學課中,也選讀了這一篇,當真就如同老師所說的,在不同時期看同一篇文章,會有不同的感觸。這是一件本來就知道的事情,不同年紀看同一本小說,看到全新的景象一點也不意外,改變的是自己。只是沒想到,這一篇文章我不過是隔了大約五六個月重看吧,也會有新的感覺,同時也會一直回想到當初在台灣上課時,老師講課的過程。不過這裡想講得跟城市一點關係都沒有。

只是想說,城市這個概念既抽象又具體,我們生活在城市裡又或是城市存在於我們心中,對於我這個城市人來說早已沒有差別了。看到一個朋友分享了一段文章內容提到「在城裡,任何形式的新生都必然建於某種毀滅之上。新開了一間咖啡館,意味著一家舊米店的歇業;路上開始人手一支手機,投幣式公用電話便悄悄從街頭一台台消失。昨日未現,今日已現;今日所見,明日不見。大城市的生生死死速度雖快,人們遺忘的速度更快。我們對城市新事物的消長司空見慣,以至於所有未來都像已經屬於遙遠過去的一部分。」(胡晴舫,〈一個都市人的童年〉)。

城市的的確確就是這樣的一個存在。

View original pos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